我的文学梦——一个爱文学的人,是不可复制的
作者: ellayang 文章来源:新华网发展论坛——讲述中国故事文艺作品征集 点击数: 3068 更新时间:2014/1/17 8:05:48

 

我的文学梦——一个爱文学的人,是不可复制的

文学不是万能的,在某些方面,它更是万万不能的。它无法让你拥有全新的加长型豪华轿车,无法支付你5万元的爱马仕女包,无法保证你手上钻石的克拉数。相信我,只要你穿的好,乘坐豪车,你的感觉就会很好。爱上文学,不能满足你的阔气。

可是,红楼梦是无人不知的,梁山好汉是无人不知的,琼瑶阿姨是无人不知的,张爱玲女士是无人不知的,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是无人不知的。在中国,他们的名字比阿玛尼、伊夫圣罗兰、香奈儿、LV、这样的品牌更家喻户晓。
一件东西不可能跟随你一辈子。日本直木奖得主山本文绪在她的《白头偕老的口红》中,写到:“年轻时我也被‘一辈子的东西’这句话欺骗过。说是能用一辈子的很贵的包、很贵的大衣、很贵的套装,现在拿出来看都很土气,但价格太贵又不能扔。”

百货集团、股票、证券经纪,推销、包装、上市、宣传,一个伟大消费品牌一旦诞生,你口袋里的钱就消失不见了。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,当你在无人之际、牢狱之中,当你遭受背叛、难堪孤独时,当你面临失常和死亡时,它仍能与你心贴心,陪你撑过去……就像马塞尔普鲁斯特的《追忆似水年华》中,叙述者“我”说:他写的那本书像梦一样搅得我们心绪不宁,但是这比我们睡着时所做的梦要清晰明朗些,因为也留下更多的回忆,到那时我们的内心在一小时中肯能经历到的各种幸与不幸,我们在实际生活中或许得花费好几年的工夫才能领略到其中的一二,而最激动人心的那些部分,我们恐怕终身都体会不到……”

像我们在童话里读到过的那位对父王说“我像爱盐一样爱您”的公主,有些东西的好,只能交由时间来证明。
文学暖心,它让声音和身体变得优雅庄严,说出的话自然得别人的兴趣和敬重。一个谈话中完全不涉及诗歌、散文、小说,一个思想完全脱离文学气息的人,那他定是情感寡薄、心无蕴育的人。

我们活在世上,均受到保护。漂亮的人,受形象外衣的保护;富贵的人,受金钱外衣的保护;高学历的人,受社会体质外衣的保护。然‘文学’却是一件隐身的罩衣,为我们的灵魂保驾护航。一路上我们获得了很多‘外衣’,但为什么琐碎纠结的生活仍在那里,局促不安的心境仍在那里?我们无法得到确切的保护,因为生活本来就等着我们去历经沧桑。在这一点上,文学离生活不是很远,而是很近;作家们不是和生活有隔,而是和生活友和。

2008年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,JK罗琳演讲时说:“我一直深信我唯一想做的事—写小说。不过,我的父母两人都来自贫穷的背景,而且没有任何一人上过大学。他们坚持认为我过度的想象力是一个令人惊讶的个人怪癖,绝不可支付按揭贷款、保证一份安稳的退休金……根本无法换来一间独立宽敞的卫生间。个人的幸福在于知道生命不是一个获得或取得的核对清单,你的资历、简历都不是你的生活……谦恭地认识到这一点将使你历经沧桑后更好的生存。”

在一刻钟声之间,在一季一年之间,在一生一世之间,真正能改变我们的是内心的实现。

如果我们每天重复做的工作是洗盘刷碗、包混沌、杀鸡剖鱼,我们能感觉美妙吗?如果我们每天脚踩家居拖鞋研究超市的打折信息、讲小道消息、沉溺八卦,我们会为自己荣耀吗?如果我们成天吃吃、嫖赌,我们能变得自信吗?

伟大领袖毛主席,曾举过一个生动的小例子:“鸡蛋得适当的温度变成小鸡,但温度不能使石头变成鸡子。”

热爱文学首先是一件不触犯他人的事情,你从中可以学到两点:第一,把说别人坏话的时间,用来讨论未来的梦想;第二,把那种整天挂在嘴边的“爱你”、“喜欢你”,变得更有分量、更沉稳。

热爱文学其次是一件团结他人的事情。在人类用来吸引他人注意的行为上,有些是极为类似的:大口大气魄喝啤酒,把肚子喝成袋鼠妈妈;点火、吐烟圈、用鼻子吸烟,不是腹黑而是肺黑。嚼口香糖、喝咖啡、穿奇装,让自己看着要多不可思议有多不可思议。一个爱文学的人,会说真心话、说贴心话,他们会为你煮一碗心灵鸡汤。从他们身上得到的情感,是勾着魂的。

我们为什么不打断那种愚昧气盛的蠢话,不再说那些:“哎呀,整天写日记的怪家伙。”、“书店是打麻将的路上经过的一处地方而已。”、“读书要适可而止的,读多了人变得神经质、迂腐和爱发呆。”

常爱文学,身边有文曲星,因智而如意、福慧。如果有一样东西,是终身受用、终身受益的,这只能是智慧。

让我们把文学当天狼星、泽塔星、北斗星来爱!让把文学当作一位可尊敬、怡人、正派的女士来爱,让把文学当作日常所需的一杯水、一勺盐、一撮米来爱。相信我,一个爱文学的人,是无可复制的!

我是一个文学面、文学心的女孩,我试图寻找一个大踏步进文学世界的秘密公式。然而,我得到了两个词:自珍、自豪。

第一次去美国读书,我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带了衣服、鞋子、饰品,然而为行李箱重量做出贡献的,还有十几本书。到亚特兰大入关,搬箱子的时候,有一个白人看我吃力的样子,来帮我搬。我以为那是一般美国人的乐于助人,却不想他急匆匆离开时,兴奋地对我说:“你装了不少书吧?孩子,我真为你自豪。”

第一次在中国城打工,认识了个包混沌的女工。她的皮肤黑,头发染成棕色,一双大眼睛却着实漂亮。她说,在暗无天日的厨房里,整天包混沌,人都变蠢了。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我看她长着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睛,心想她心里一定渴望着一个明朗的世界。我正好带着严歌苓的小说《小姨多鹤》在包里,便推荐给她。她趁下午休息的时候,看了整一下午,告诉我她开窍了。“读书这招儿,对防止变蠢还是挺有效的。”我看她被自己的状态吸引的样子,那真是一个女人愿意珍爱自己的样子。

以上的“第一次”,仅仅是开始。后来,我第一次在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《回眸高四》,第一次去鲁迅文学院学习,第一次在《安徽文学》发表长篇小说《带着青春行走美国》,第一次在作家出版社出版《这里的天空特别蓝》,第一次受邀去麦家老师的“理想谷”创作《苹果谷小镇》,第一次在《小说选刊》和《青年文学》上发稿,第一次获得《人民文学》杂志举办的“魅力乌镇”全国征文大赛的优秀小说奖。

    对我这样的年轻人,因为我爱文学,所以文学赋予我的任何一项荣誉,都让我觉得金光熠熠。当然,我遭遇过同等程度、同等次数的失败。每一次失败均告诉我,接下来我必须好好‘推销’自己。这种推销,是为梦而驱,建立在成为更好的我的基础之上。我为了梦想付出的努力是踏实的,我勤阅读、勤写作,我虚心接受建议,并未自己感到自豪。
    “文学之美,美在自珍;文学梦之美,美在自豪。”我想这句日记本上的话,记录了我最真实的人性。正因为有梦,我真觉得中国文坛、世界文坛正等着我呢!

 
版权所有:绩溪文联网 网站备案许可证:皖ICP备13000040号
联系电话及传真:0563-8153972   0563-8153972
联系地址:龙川大道28号行政办公中心D414室 邮编: 245300 投稿邮箱:jixiwenlian@126.com 代理域名注册服务机构:北京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